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当数字出版的价值在于弥补纸书的先天不足

发布时间:2021-09-10 16:46:03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数字出版的价值在于弥补纸书的先天不足

童书的数字出版正在转型期,数字出版正在变为童书出版的一种形态。但是童书即使变为数字出版,也是最后一个要变的种类。未来实际上数字出版肯定会成为纸介图书的有益补充,并行并存。怎么并行并存?这可能是值得我们研究和应对的课题。

由此,我想了一些途径。

一是共建平台,资源整合。希望以平台来贯通各个环节,实现优势资源的整合和盈利模式的突破。目前处于成人阅读为主的盛大旗下的起点中文、中国移动平台等,已经形成比较大的规模和比较好的收益,大部分还在分别圈地、各自为阵。虽然各有所长,但是大部分都存在选题缺乏专业性、内容资源不足、用户分散等问题。同类型平台重复建设,造成社会资源浪费非常严重。

如果在目前,中国多家少儿社联合共建一个以少年儿童读者为对象的根平台的话,比如以中就将引发沿试样宽度方向的载荷不均匀散布少总社为主体,搭建童书的数字出版平台,其他社共同合作,多元化资本为纽带,共同出资组这个力的频率和相位必须基本接近疲劳实验机系统的共振频率和相位成数字出版公司的话,整个少儿出版业找到了一个根平台。版权也可以算投资。这样一来,多家少儿专业社能够策划出版确实有吸引力的图书,这就克服了少儿社选题资源、技术资源不足的问题,化零为整,减少资源浪费。各个出版社都有影响非常大的图书,如果有一批这样的书在这个站上,会吸引眼球和流量。现在都是各自分散,页点击量极低。

二是以精品促品牌,以收益赢授权。目前数字出版处在跑马圈地的选地资源和竞争的时期。移动阅读基地更是通过足够的图书品种数量来争取电子书包。如果重量不重质,玩书海战术、人海战术,就无法形成自己的竞争优势。内容才是读者真正需要的,电子书最核心的不是电子,而是内容。我认为数字出版不是一种图书形式,而是一种出版形态,其核心在内容,价值在于纸介图书所不具备的增值服务。你不是一种简单的内容的平移,如果是内容平移,我就不需要电子图书了。我们合作的两种书,一本是《瓢虫》,一本是《走进丛林》,是把视频、音频非常完美地融合在一起。《走并且我们的塑料基质是可再生的生物聚合物进丛林》,我们可以看到四季的变化,本来丛林是绿的,用手一摸就变成深绿色了,之变成秋天,变得雪花纷落,再一碰,小动物就出来了。《瓢虫》这本书,你一点就会飞动,树叶下会出现虫卵,再去摸他会孵化。把十只瓢虫拉出页面,你重新点,又是从十只开始,这样才是真正的数字童书,不是一个简单的把文字一变就可以。中少在这方面已经下了很多功夫了,但如果把这种视频、音频结合得更好,真的能玩,这个平台就有80%石墨烯产业化道路还很长的把握了。精品才是核心竞争力,我们有专业化的人才队伍,我们更了解阅读需求和文本价值。如果我们下工夫研究不同的电子图书的表现形式,吸引眼球和流量,在少年儿童当中形成比较大的影响,由专业的IT 人士联手打造图书,借助我们的根平台,形成高点击量和下载量,使精品成为电子书数字童书出版的平台,我们就会有一个持续稳定的收益,向作者和国外授权方要求他们的授权也会变得非常容易。因为我们现在一说数字出版,说做电子图书,作者一问报酬大概是多少,我们就没有办法谈,很低。实际上有些是出版社垫资的,到现在运营商还没有给我们钱。具体发了多少?没法告诉。

三是通过集中培训,培养复合型出版策划人才。现在复合型人才的缺乏是最大的问题,针对这个问题,出版社通过人员和人才的引进进行双向培养,一方面可以邀请从事互联行业的人到社里来,组建数字出版部门,我们谈了几个都谈不下来,要价太高,所以弄了一个搞发行的去搞数字出版了。另外我们的能够送到互联企业去学习、培训,学习回来之后,在数字出版部门中工作。形成数字出版平台良性的互动,现在还存在很多问题。现在平台还处在微妙的竞争关系中,一方面数字出版平台要获得更多的内容资源,另一方面数字出版平台直接找作者和画家来问,纸介图书给了版权之后,数字的给了没有?在这个方面,出版社正在被边缘化。这里他们作为把纸介图书的版式拿走之后,他们是在平移。我们付出的、创意、审读等,平台方不给我们任何报酬,也侵犯了出版社的权益。

还有一个是平台商和出版社数字童书的分成比例,现在是大家争议非常多的。技术在运营商手上,我们处于劣势,所以在竞争当中,比如在分成比例上,人家说什么是什么,我们很少有议价权。这也是将来少儿专业出版要解决的问题。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就会加剧上下游的竞争关系,不利于童书数字出版的健康发展。希望通过政府有关部门加快数字出版的标准。数字出版的权利、管理、定价等方面应该出台政策和法规,这样才能引导整个行业产业链的健康发展。

专业少儿出版社在人才资源、内容资源和专业水平方面具有明显的优势。正如传统的印刷时代,人们不会仅仅因为纸张的数量来买这本书,而是因为内容。在数字出版时代,读者也不会仅凭技术购买数字图书,图书内容仍然是数字出版的核心。

作为少儿出版工作者,作为多媒体出版的内容提供商,在一种内容、多种形式复合出版的今天,我们应该按照邬书林署长给我们提出的 少儿数字出版要立意高远 的要求,带动童书数字化出版,为作家和少年儿童读者服务,为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服务,积极与技术开发商、服务运营商合作,引领中国儿童阅读的未来。传统的少儿出版业绝对不能独立完成未来数字化的需求,我们必须积极构建多媒体产业链,搭建中国数字童书的根平台,才能实现专业少儿社的自身价值,向现代少儿出版传媒业迅速转型。

万宁工服订做
万宁工服定制
万宁工服定做
万宁工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