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老公们的私房钱制片人邹文话题元素融入家庭剧-【zixun】

发布时间:2021-10-12 15:55:19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重口味轻喜剧《老公们的私房钱》(下称《私房钱》)正在江苏卫视热播中。

该剧由上海剧行天下影视传媒有限公司、浙江东阳新媒诚品文化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华录百纳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吉林电视台、浙江东阳国文影业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白杨执导,范明、左小青、涂松岩、高露、潘虹、王丽云等主演,讲述了郑妈妈(潘虹)家的三个闺女和三个女婿因为突如其来的一段录音,开始了一场私房钱大战的故事。现已更新至36集,播出量过一大半,三个家庭正处于风雨飘摇的关键时刻。

自《私房钱》开播以来,因其极接地气的选材和搞笑幽默的轻喜剧风格受到了观众的喜爱,CSM52城收视率均保持在1以上,但相对来说,其在网上的热议度就要低一些,这是否意味着网台观众已产生根本性区别?制作公司在面对这样的现状时,又该如何定位自己的剧呢?

《私房钱》的故事线颇多,郑老太和三个女儿四条线分别叙事,这导致该剧情节量很大,符合观众看剧的诉求,电视剧的戏剧性也得以完善。但是,国产家庭剧每每遇上戏剧性,都会催生一些脱离于现实生活的悬浮感,那么,《私房钱》如何避免这个问题呢?在家庭剧的创作中,又该如何维持扎根生活与戏剧性的平衡呢?带着这些疑问,独舌记者采访了上海剧行天下影视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私房钱》的制片人邹文。

《老公们的私房钱》旧瓶放新酒,家庭喜剧和话题剧的新鲜结合

何为“重口味轻喜剧”呢?邹文解释道,“‘重口味轻喜剧’对我们来说是一句有亮点、有特色的宣传语。所谓‘重口味’一是指全民隐私的‘私房钱’话题;二是指剧情桥段与包袱的设置。”

私房钱的敏感性不用赘述,一提起它,大概所有正值恋爱或已婚的男女都会关注,而且分分钟可能就是一场战争,杀伤力极强。那所谓的“重口味”角色、情节、故事又该如何理解呢?邹文说,“因为这部剧主要围绕着‘私房钱’发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家庭战争,用戏剧夸张的方式来演绎没有硝烟的家庭生活战场,巧妙地营造矛盾和戏剧冲突,区别于单纯的‘家斗’。”所以,“在进行人物设置时,我们就有意将每个人都塑造成有小缺点的好人,而不是完人;有意区别于传统戏剧构建的大反派必要设置,而是一个没有大反派或者是大坏人的角色构成。因此,如何在有缺点的好人中做文章,所谓‘重口味’恐怕就是由此得来”,邹文补充说道。

除此之外,关于金钱观的问题也是该剧的一个敏锐视角。金钱观属于物质观,作为物质世界的一种表现;金钱作为人类社会一般等价物的载体表现。剧中,郑家大女儿郑楠楠(左小青)高掌家中财政大权,对老公赵明浩(范明)的财务严加管制,并对他呼来喝去,渐渐两人陌路;二女儿郑婷婷(高露)花钱大手大脚,逼得丈夫张涛(涂松岩)公司破产也不敢跟她讲明,借钱让媳妇败;三女儿郑朵朵(刘芸)与男朋友李文道(王伟源)因房子问题也生了不少事。

可以说,相对于其他剧的隐晦表达,《私房钱》赤裸裸地把金钱直观地放在观众面前,自然能触及痛感,显得口味不“清淡”。

说到这里,应该也能看出《私房钱》不只是一部家庭喜剧,它还包含了如今社会上的一些话题和热点。实际上,这正是邹文和其团队制作该剧时的“求变”思维。“这部剧旨在突破当下类型剧的传统模式,用家庭剧喜剧‘旧瓶’装上话题剧的‘新酒’,期望走出家庭剧类型化的窠臼,进行创新与尝试”,邹文说道,“我们想重新激活观众对新类型家庭喜剧的兴趣,用喜剧反思的形式,直指每个家庭的所谓隐私话题,重新建构一种令人思考反省并不断校正的正向价值观的家庭关系。”

因此,《私房钱》除了主话题以外,还关照了很多辅话题。例如,剧中陈列的三款老公,几乎代表了当下主流男性的三大类型。同时,在本剧中,私房钱成为男性的命根子,则反映出当下中国家庭女权的有趣现象,甚至,在家暴中,男性成为被施暴的对象,这是一种有趣的经济现象,凸显当下中国式家庭领导权性别互换的现象和趋势。

随后,邹文说道,“我们做这部剧一方面想凸显中国当代家庭中的女性主导地位;二是通过‘私房钱’的爆点话题促进家庭关系的反思。”确实,看过该剧后,从郑楠楠和赵明浩的相处中,能明显感受到家庭地位中人人平等的重要性。现代人趋向于以家庭中每个个体的独立性与自主性,来作为家庭领导权争夺的最终目的,但其实,要想拥有一个和睦的家庭也需要相互妥协和让步。

戏剧性和贴近生活保持平衡,是国产家庭剧必修的一门功课

自上世纪九十年代国产都市家庭剧肇兴以来,家庭剧作为一个电视剧类型化的重要窗口,你方唱罢我登场,跟风雷同,资源枯竭,已经呈现审美疲劳的态势,越来越多的观众已经不再有最初的兴趣,也因此让家庭剧进入发展的瓶颈期。求新求变的时刻到了,《私房钱》将喜剧与话题剧的元素注入家庭剧中,使得该剧活起来,但最初决定践行这条路注定困难重重。

对此,邹文说,“在创作过程中,如何把握家庭矛盾‘度’的问题、规避激烈戏剧冲突所带来的负面联想、如何构建角色间矛盾冲突的良性转化、如何呈现全民隐私的敏感问题等等都是我们遇到的难点。简单说,温吞绵软解决不了问题,犀利苛责反而激化矛盾。”说到这里,邹文仿佛回到了当初的困境中,情绪颇为低沉。

接着,他又说道,“最后,我们决定用家庭喜剧的方式去解决,而不是用痛揭隐私和批判态度作为卖点,去激化矛盾。笑中思考,吵中和谐,归于圆满才是我们创作中把握的重要原则。家庭风尚不应该成为空洞的词语,而是关乎整个社会的价值取向问题。”

此前,习近平在“文代会”上讲话,提倡大力发展现实主义作品,强调要扎根生活,于是,电视剧界的经典问题又随之而来:艺术与真实如何保持平衡?太过注重戏剧性,势必要损失真实度,让整部剧悬在空中,缺乏力度和深度;但太贴近现实,也就损失了电视剧作为艺术产品的美感,也是万万不可。

邹文这样解释这个问题:“最经典的回答是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但这并不是我们的唯一答案。一、从艺术上来讲,这是典型集中化的创作要求,将众多家庭问题集中在一起,在一个大家庭多个小家庭中建构戏剧冲突,这样才具有标本的意义;二是市场化的要求,与传统的戏剧形式不同,现在的电视剧收视市场已经向我们提出更高的要求,一部家庭剧不亚于一部战争剧的策划构思,故事设置的起承转合,波峰波谷,高潮跌宕,都是按照高强度、高弹性、高节奏来精心设计的,追求的是同类型创新的标新立异、是喜剧效果的娴熟呈现,也是戏剧与现实之间的互相观照。”

那么,电视剧创作为何要深扎生活呢?邹文说,“现在文艺创作存在有数量缺质量、有‘高原’缺‘高峰’、抄袭模仿、机械化生产、快餐式消费的问题,而出现这些问题的重要根源就是文艺创作脱离了生活、群众,扎根应该是每个艺术工作者的基本功。”

分众化市场来临,制作方做剧要找准定位

相对于在电视台的收视热度,《私房钱》在网络平台上的关注度就显得不尽如人意。其实,这是正常的现象,传统电视台的受众与互联网的网民本来就不是一拨人,且存在根本性的差别。制作公司和平台也越来越能明显地感受到这一点,对此,邹文说,“这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值得玩味思考。《私房钱》的网台关注现象给我们一个启发,将分众化作为顺应市场分流、以受众需求差异为变量对市场进行细分势在必行。”

那么,制作公司如何在分众化市场争夺战中,利用电视的传统媒体的特点扬长避短取得受众蛋糕中的最大化分享呢?邹文说,“我们并不以为这是失败,在最初的策划上我们的定位也不是流行的大IP制作,而是对准传统电视媒介投放的产品类型,是为传统电视台量身定做的电视剧。因此,我们没有采用网络热剧追捧的‘小花’‘鲜肉’,粉丝的时尚消费特定元素,追求的是以讲接地气的老百姓故事为卖点,这也是家庭类型剧所具有的价值所在。”

前些天,湖南卫视花6.42亿购入《特工皇妃楚乔传》《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两部剧的新闻刷了屏,业界纷纷为这样的“大手笔”感到震惊。要知道,虽然这样的价格对于“财大气粗”的视频网站来说不算什么,但据消息称芒果台2017购剧成本为20亿,两部剧就用去了将近1/3的成本。同时,从视频网站发布的片单中可以看出,2017网络平台的主打也将会是头部版权内容和自制剧。那么,这是否意味着中小成本的电视剧生存空间进一步缩小呢?

邹文说,“对于电视剧来说,无论是大投资还是小投资,最主要是观众喜欢。对我来说,精品剧目不是指大投资剧目,而是秉承匠人精神、扎扎实实创作、努力研发主流电视观众喜爱的内容,这样的内容也永远都有生存空间。”

最后,邹文谈了对目前国内影视市场的看法,及未来的做剧方向:“作为制片人,面对激烈竞争,我既有信心又有压力。我本人并不主张去打资本战,而是精工细作差异化产品。2017年,我们将有三部剧开机,分别是都市时尚励志剧《恋上三婚男》、家庭喜剧《别逼我结婚》的续篇《别逼我离婚》和入选广电总局2016-2020百部精品剧目的主旋律大剧《义商》。”【文/jin】

干细胞如何治疗多发性硬化症

冠心病的饮食

新乡包皮包茎治疗需要多少钱包皮包茎影响性生活吗

肝癌免疫治疗多久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