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网红店真这么神店铺各项评分低还卖千万-【资讯】

发布时间:2021-09-03 14:58:14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5月24日消息,随着年销售额过亿的网红淘宝店越来越多,集“内容提供商+自带流量媒体+零售品牌+渠道商”等商业形态于一体网红电商也日益被关注。与传统淘宝店相比,网红开淘宝店在经营上有啥不同?网红品牌孵化平台杭州缇苏创始人施杰对外表示,和传统淘宝店相比,网红品牌没有库存,品牌是个人而不是商品,对淘宝的依赖程度也更低。

除了改变传统工业社会对品牌的定义外,施杰认为网红店特别之处还在于满足了用户的新需求。“我之前跟一个网红聊天,她每次上新品,发货速度、服务评分在行业里很低,质量也没有那么好,但是每次上新都有一千多万销售额。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至少在她这个群体里面,品质也不是最核心的需求。”

资料显示,杭州缇苏成立于2013年10月31日,主营业务是为网络红人和明星艺人量身打造个人服饰品牌,并通过淘宝网等电商平台进行服饰服装销售,主要品牌包括VCRUAN、腻娃定制、榴莲家、小兔定制、EZ14、曹露家、OMG、U-UJULY、MDM、毛小兔、小不列颠哈尼王子、泡沫之夏(天猫自营店)等。

图:网红VCRUAN的淘宝店铺截图

网红店的玩法咋不一样

在施杰看来,网红电商的决策架构与传统电商不一样,过去电商的决策是自上而下,而网红电商的决策根本上是被粉丝驱动往前走的。“网红知道粉丝最需要的是什么,由用户驱动的电商玩法和从前不一样了。”

第一,用户的核心需求不再是传统电商的那套标准。“在服装行业,到底什么是消费者的核心需求?是发货速度吗?明明那些传统品牌是可以当天发现货的。是品质吗?我之前跟一个网红聊天,她每次上新品,发货速度、服务评分在行业里很低,质量也没有那么好,但是每次上新都有一千多万销售额。如果从这个角度来说,至少在她这个群体里面,品质也不是最核心的需求。”

第二,在商品呈现上比传统电商更在意用户感受。“以前淘宝店上新品是很容易的,但是优秀网红很多时候在全国范围内选拍摄场地,在产品呈现上尽量做到最极致,用最好的效果令消费者最喜欢。”

图:一金冠网红淘宝店“榴莲家”截图

第三,网红店的产品开发和备货周期和传统电商也完全不一样。“网红店大部分订单都是预售的。以前有投资人问我们库存多少,事实上80%的衣服到了仓库后几小时内就发走了,因此我没必要去算库存。而传统的经营方式是要提前半年或者几个月把货全部备完,然后再卖给下单的用户,这种模式才需要算库存。”

针对网红店到底有啥特别?于MOMO潮流女装创始人LK曾对亿邦动力网表示,跟过去淘宝店比较起来,在产品呈现上,在跟用户沟通上,在选款上,网红店都有自己的长处。“之前淘宝店自己选款,拍摄找模特,消费者纯粹卖的是商品,和店家之间没有社交关系。现在网红自己选款,出国就带个手机直接拍,不修图直接发到社交媒体,那一刻不仅产生互动,还产生交易,消费者买的不仅是商品,还消费了网红的个人品味。网红回国后,供货商的货也备好了,再发货给用户。”

对淘宝的依附程度比传统店更低

施杰认为,传统服装品牌痛点有两个,一是库存,二是品牌老化,但网红品牌改变了用户对品牌的认知,因而无此困扰。“传统工业经济下对品牌的定义已经过时,网红2.0的品牌认知是人而非商品,凡是和这个意见领袖属性一致的所有东西用户都可以买。而传统品牌必须与品类挂钩才能成功。”

同时,施杰透露,跟淘品牌相比,网红店铺的重要性也降低了很多,只是变成了一个商品展示和支付的工具。“可能大的淘品牌出一次意外,整个店被关闭之后,也许业绩会有非常大的影响,但是这对网红店就没有什么影响。”

对此,也有行业内从业者对亿邦动力网反馈,网红吸粉丝的花费并不低,只是说换了一个渠道花而已。听圈子里聊,即使一个粉丝要5块钱,网红们也会花钱去投,因为盈利就靠这个了。一个大网红发一条微博头条的费用是47000块钱,上新时至少发15~20微博头条,他们的推广费用其实也非常大,一年在微博上可能也花了将近千万吧。”

并且,网红店铺想要活得长久,还是缺不了传统品牌的竞争力,比如公司文化、产品内涵等因素。“如果淘宝政策一变,我感觉这些店铺会出现问题。”上述淘宝店主预测。

网红电商孵化器怕网红离开吗

在施杰的眼里,网红品牌有如此好的发展前景,那么当下他们最大的短板是什么?网红孵化器与网红之间的合作是否会长远?

对此,施杰表示,网红品牌比传统品牌的市场更加碎片化,须由柔性供应链服务才能放大他们的价值,但市面上暂无现成的服务公司。“套用传统供应链的话,网红品牌的个性化价值会比较有限。比较遗憾的是,目前能大规模提供个性化优质服务的公司还没有,当前来说我们只能自己干,相对来说挑战会比较大,增长速度也不可能像有些直播平台那样达到20倍。”

因此,施杰认为作为网红电商孵化器,若要和网红店一起快速成长,自身也需快速成长。“除了柔性供应链之外,从产品结构规划,到生产、品控、运营、推广等整个体系,大部分网红店都有较大提升空间。网红店的量级越上去,苦逼程度线性上去,不会变得轻松。因此,我不太担心网红做大了离开我们,唯一担心的是网红店高速增长时,我们自身的人才团队是否能匹配得上。”

另外一家网红电商孵化平台光灿也表示认同施杰的观点。“我的理念也差不多,一个网红平均20多天上一次新款、一年上新400多款,10个网红就要做4000多款,20个网红就要做8000个款,体量至少是五六个亿,如果进到四五十个网红时,又要做多大体量?我们永远是在跟自己赛跑,做好了自己的服务不怕网红离开。”

网红孵化器整体处在哪个发展阶段?此前有网红店主告诉亿邦动力网,一家网红孵化器同时支持100多个网红,一个店长要带几家网红店,从理论上说资源共享相对来说成本会低一点,但难保证为每个网红提供很好的服务。“一个淘宝大店110号人一年做得好也只有两三亿,并且人员工作量排得很满。而网红孵化器签了一堆大大小小的网红,实际孵化出来的知名淘宝店数量就一两家,其他店铺都还是小打小闹。不过这也可以理解,他们肯定先抓大网红先吃最大的蛋糕。”

中国到澳洲海运

TS16949认证机构

cma检测认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