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漳州版三坊七巷面临拆除追踪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8:17:15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漳州版“三坊七巷”——文川里走过数百年,而今面临拆除,本报连日来关于“文川里”的报道引起漳州市相关部门的重视,昨日,漳州市文物局局长张祝发明确表态:文川里的古迹将就地保护,并将与开发商协调衔接,明确多座文物点的保护范围。

据了解,10多年前,开发商就已拿下包括文川里在内的江滨一带的地,这几年里,已陆续建起了江滨花园一、二期,此次征收文川里的房屋,就是开发商将开发建设江滨花园三期。“这一片,居民有的已经搬出去了,有的已经改造了。”江滨花园三期建设指挥部相关工作人员表示,文川里很大一片,有保护价值,已经明确要保护了。对方透露,政府已经明确保护修缮可园,是不会拆的,至于其他有保护价值的文物,是否要保护,如何保护,得问文管部门。“你们的报道我看了,很好,这是在做好事”漳州市文物局局长张祝发明确表示,文川里的文物点,肯定不能拆迁,文物点哪一级的,保护范围在哪里,按照范围内保护。以后怎么做,还要看具体实际情况,逐级报批。

张祝发说,他上周已经安排工作人员到文川里实地摸底,普查文物古迹,并让他们拿出一个保护意见,给芗城区政府。

张祝发说,目前,文川里有关文物点采取就地加强保护的原则,修缮问题还得一步步来。

漳州市文保所所长张长水也表示,可园是市级文保单位,肯定要保护;国家文物普查登记点,魏厝和郑宅,有列入名录,三个点较为集中,应当要形成整体性保护。

张长水透露,文管部门之前挂牌的两个文物点,还要明确其保护范围,目前还在跟当地居民、开发商协调衔接中。

专家声音

旧城改造应兼顾文物保护

关于“文川里面临拆除”的问题,经导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针对“城市发展”与“古城保护”问题,许多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纷纷建言献策,发表见解。

漳州知名学者李竹深:

城市的发展与历史文物的保护,历来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文物保护,说实在的要考虑,城市建设也要兼顾。

问题是,若只留下可园那块,太局限,范围太小。要留,周围环境也要尽量保护下来,不然周围都是高楼大厦,显得不伦不类。城市建设在所必然,怎么调解,就是关键。

漳州知名学者许初鸣:

漳州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如果文川里这次再拆迁,漳州就再失去一处重要的历史街区,是无法再弥补的。文物也要保护,城市也要发展。这两个没有矛盾,当然也要找最妥当的办法。

芗城文史专家庄宗沛:

这一片很集中,很有历史文化底蕴,吴宅,钱宅,魏宅,中西结合的建筑,还有一些庙宇,很多都很有价值,我个人认为这一片都保护下来,对历史考古都很有好处。

漳州作协主席青禾:

我小时候就住在那里,小学也在那里读,很有感情,我个人是感觉它甚至比漳州古街还有味道,要是能保留下来,那是最好,那儿清末民初的建筑比较集中,若是拆迁,就消失了。

闽南师大教授郑镛:

文物是不可再生的。对一些具有历史影响的建筑,要加以保护,并尽可能将周边的附属建筑一并保留,否则就会成为孤岛文物,无法体现历史风貌。

文川里那片,有市级文保单位魏厝,郑宅等,若只把可园保护下来,就相当于成了个孤岛,没意义,不好保留。漳州蔡竹禅故居就是例子,被天下广场圈住了,水都排不出去。文川里是一个片区,单独一个点,是保不住的。

政协委员陈南漳:

若是将可园周边的古宅重新整理修缮,把文川里这一片都打造成美丽的花园,作为漳州的新旅游点,绝对是好的,当然这要文物部门出面来保护。

文史专家陈乔森:

文川里是漳州市芗城区里尚保留原始风貌的一片老街区,而且这一区域里一些老建筑的建筑风格融入了中国传统建筑文化与西方建筑文化,中西合璧,具有跨时代跨地域的特色,是漳州其它街区所没有的。我个人认为,最好是有关部门提出修缮保护方案,将文川里有价值的一片作为旅游景点打造起来,文物保护本身就是经济建设的一个表现。

人大代表刘建生:

文川里的明清古迹,较为集中,文物点较多,很难能可贵。而且那边住着很多达官贵人、名人名家,更应该要保护起来。单单靠民间保护是不够的,而开发商是以利益为主,所以政府要协调好文物保护和城市建设的关系,可以把单纯的保护变成一种经济与保护并存的关系。

快刀短评

但愿“许地山故居悲剧”不再重演

“文川里”火了,成了漳州许多市民茶余饭后的话题;“文川里”火了,许多漳州市民纷纷背着相机去寻幽留影。

关注“文川里”,事实上是对近10年多旧城开发的反省与担扰。

作为国家级历史文化名城,漳州拥有众多的古文化遗址、古墓葬、古建筑、革命遗址和近现代名人史迹,但不少文物古迹却因发展经济、城市开发而被毁。

如10多年前,漳州历史文化名城的代表性建筑东城门于深夜被有关单位违法拆除;如多年前,漳州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文物管理部门依法干涉的情况下,仍强行拆毁市级文物保护单位芗潮剧社旧址。

最为可叹的是,就在10年前的2003年10月,在文物保护部门的干涉下,在社会各界的呼吁下,位于新华东路的市级文保单位——许地山故居仍是被开发商的推土机无情地摧毁,故居荡然无存,瓦砾遍地。

经媒体多次曝光后也仅仅罚了开发商1万元,重建之事,经市长办公会议通过,责令开发商用原构件,择地重建。至今已10年了,开发商早就跑了,许地山故居仍不见踪影。

如今,有关部门表态了:“文川里暂缓拆除,里面的文物点将就地保护。”相信这话能落在实处,但愿“许地山故居悲剧”不再重演。

老街里,一些危旧的民房需要改造,我们理解,也支持,但是有关部门在旧城开发中,也应同时多关注文物古迹的保护。

正如许多专家学者所言,古城是不可再生的,文物是不可再生的。

远程控制设备

pe热收缩膜图片

家用小面条机货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