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喜爱花儿的警官

发布时间:2020-07-13 13:08:07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春天锐不可挡地来临了,堂佛莱莫队长的感官再度活跃起来,感受到那种熟悉而又令人愉快的震颤。佛莱莫喜欢春天,那时大地披上绿装、树木欣欣向荣,最妙的是到处鲜花盛开。他喜爱乡村警察这份工作,在黒利维尔警察总部附近栽种牵牛花是他的主意,那些花儿也能得到他的保护。

到了六月,佛莱莫队长明显地表现得与往年春天不同。佛莱莫像是变了一个人,常常皱着眉头,不去照料他的花园,却总是呆在屋里。警队里的朋友们为他担心,不过也明白其中的奥秘。他们知道佛莱莫的烦恼:他仍在思念麦克维伊太太。

他们相识正是因为两人都喜爱花卉。自从麦克维伊太太和丈夫搬进阿登路上的那座两层小楼之后,那女人在她继承过来的蓬乱花园里挥动绿色的魔杖,令它改变了模样。一簇簇玫瑰竞相开放,大片粉红色绣球在门廊边争奇斗艳,硕大的三色堇、菊花、牡丹花朵全都露出脸儿来,紫罗兰和圆叶风铃草在石块间蔓延。这儿的矮牵牛花显得比队长养的更茂盛,天鹅绒一般铺展开来,一直爬上台阶。

一天,队长停下车,红着脸朝那个花园的栅栏走去,麦克维伊太太正在里面侍弄常春藤。他是单身汉,已是四十多岁的人,却不善于同女人相处。麦克维伊太太比他小几岁,稍微有点消瘦,因此并不十分美丽,不过脸上总带着阳光般的和蔼笑容。

佛莱莫艰难地对她表白:我只是想对你说,你家的花园是全黒利维尔最美的。说完他皱起眉头,好像刚刚才将她逮捕归案似的,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回车旁。

头一次遇见麦克维伊先生时,佛莱莫便不喜欢他。麦克维伊脸上轮廓分明,嘴巴里像是永远含着一颗柠檬。佛莱莫同他谈起那些花儿,他那张酸溜溜的嘴巴歪了歪,表示轻蔑。

麦克维伊太太解释道:乔不喜欢这个花园,不过他知道它对我意义重大,特别是他常常出门在外。

因此在黒利维尔没有人说过他俩的闲话,也没有人在他们背后嗤嗤地窃笑。一周周过去,麦克维伊太太和警察队长在室外见面,全镇的人都看得到他们。在秋天到来之前,他爱上她了,她也一样,但是两个人都不曾谈起此事。

她倒是谈到她丈夫。她渐渐对佛莱莫产生信任,又受到爱情的鼓舞,便对他讲了乔的事情。

她说:我真担心。我认为他生病了,不过他的病是医生看不出来的。他总是气哼哼的。从小他就有远大抱负,如今得到的却很少。

不算少啦。佛莱莫贸然说道。

他一出门便不愿回家来。虽然他从来不这么说,我看得出来,他恨不得马上再走。

你觉得他话还没有说出口,佛莱莫脸先红了。

麦克维伊太太说:我倒是不怪他。我从来不问他,他也不喜欢别人追根刨底。不过有些时候我我有点儿怕乔。

佛莱莫站在门廊上瞅着粉红色的绣球花丛,虽然夏天就要过去,它们仍在盛开。他想到,如果能够握住麦克维伊太太那只沾着泥土的手,他会多么开心啊。

9月19日,有人用一把0.32口径的手枪打死了麦克维伊太太。夜间枪声很响,把麦克维伊家两侧的邻居都惊醒了。

枪声响起之前,邻居们有一阵听到有人以微弱的声音喊救命,于是便给黒利维尔警察局打电话。佛莱莫始终无法完全原谅那天晚上值班的警官,枪击事件发生后他没有往佛莱莫家打电话。到了早上,佛莱莫才获悉麦克维伊太太死了。

除了一名认真负责的警察应表现出的关切之外,在场的人从佛莱莫队长脸上看不出有丝毫异常。他以必须具有的超然态度工作,询问麦克维伊先生事情发生的经过,但是不做评论。

乔麦克维伊说:当时大概是凌晨两点钟。格蕾斯醒来了,她说她觉得听到楼下有动静。她总是听到各种响动,所以我叫她回来睡觉。她不听,披上睡衣自己下楼去查看究竟。这一回她说对了,来了一个窃贼。他一定是吓坏了,一看到她便开枪把她打死了听到声响我便出来,看到他跑了。

他长得什么样?

乔麦克维伊说:就是两只脚在跑。我就看到那么多。

待调查结束,佛莱莫没有发现可以改变验尸官结论的证据,即身份不明的某人或某些人杀死了麦克维伊太太。佛莱莫不同意这个结论,却缺少那一点点证据去推翻它。他知道这个身份不明的人是谁,他在梦中多次看到那张可恨的、嘴巴扭曲的脸。

太太死后不到一个月,乔麦克维伊处理掉这幢两层的房子,把它廉价卖给一对夫妇,他们有一个已长大成人的女儿。以后他便离开了黒利维尔,有人说他去了芝加哥。从此,佛莱莫队长不再欣喜地盼着春天早点到来、百花再度盛开。

他驾车去乡村转悠,有一天在昔日麦克维伊的家门口停下来。

站在门廊上的那个女人挥手招呼他,大捧大捧的蓝色绣球簇拥着她。若是人的心脏能够凌空翻转,此刻佛莱莫的心便是如此。他差一点儿大声喊出格蕾斯的名字,虽然这时已看出那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姑娘,体态丰满。

黑龙江订做西服

阜新设计工服

呼伦贝尔工作服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