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浆料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灌浆料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风水顾问”年薪百万 家居业新岗位炙手可热 免费猫

发布时间:2020-02-17 14:26:45 阅读: 来源:灌浆料厂家

“风水顾问”年薪百万 家居业新岗位炙手可热

似信非信,部分相信部分不信,有时相信有时不信。可能这才是风水在地产商中的真正地位。

“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如果凭空对地产商说出这句风水术语是相当冒昧的。在这个后工业化时代,在日趋标准化的建筑作业中,在一个经过ISO认证的公司里,21世纪世界都是平的了,还说“风水”,多突兀。但事实上,不管房地产商怎么顾左右而言他,他们相信风水,只是或多或少程度不同而已,至少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奠基时埋下的“泰山石敢当”,工地起重机上拴的红绸,社区里的人造小河,餐厅里供奉的关公……稍加留意,风水概念无处不在。在这样的语境下,稍加留意便可见抱着罗盘的“风水大师”,经过详细策划的“风水楼书”……避险求财,九成“转让”请师“鉴定”;包装项目,万城华府出“风水楼书”;“面临一块地或者一个项目,我一定要先请风水先生帮我看一下。如果他说好,我不一定要买;如果他说不好,我一定不要。”广州一位公司规模在30亿元左右的房地产商这样告诉记者。

在地产项目的运作过程中,风水先生也无处不在。上述广州地产商公司常年聘用一位风水顾问,对所有项目给出建议。在确定了地块之后,社区的整体规划、大门的朝向、水流的方向,他都会给出建议。“如果和规划没有特别大的冲突,不会增加特别多的成本,我一般会接受他的意见。如果冲突很大或者我觉得不是特别有道理,也不一定会接受。”

在广州,“几乎90%”的土地和项目在转让前都会先被各种风水大师“鉴定”。这位房地产商对风水的态度代表了绝大多数广东甚至珠三角房地产商的心态:风水不必全信,也不可不信;要利用好风水,规避项目、公司运作不可测的风险。从广州北上,对风水的信仰程度逐步降低,相对周边江浙地区,上海对风水的笃信程度也稍弱一些。“我们可没工夫考虑这些个。”一位正处于急速扩张阶段的连锁酒店经营者这样对记者说。

在上海更推崇风水命理的还是来自台湾、香港的地产商。“恒隆广场在几度烂尾几度转手之后,香港恒隆集团接手,最后按照风水先生的建议建造成香炉的样子。”当然,这只是坊间传说。如果按照这个说法,北京西直门的西环广场,外形仿佛三炷香,更似有风水的讲究在里面。

“万年花城一期开工之前,我在项目的东方埋了一个金龟。”北京万年花城副总经理金玺庆曾经连续在自己的博客中讲解“梅花易数”,他这样告诉记者。在风水概念远没有南方兴盛的北京,这种用风水器物改变项目天生的风水缺陷的项目并不多(至少公开的不多),更多的是利用风水的优势来包装项目。

位于万柳地区的万城华府在开盘之前请出了邵氏(北京风水研究的金字招牌)第31代传人全程咨询,并专门出了一本“风水楼书”,从地块到社区规划到每个房间的风水讲究,巨细无遗。虽然流传范围并不广泛,业内也或有目睹或有耳闻。

新华联伟业地产公司副总经理陈海旭是北京地产圈与金玺庆在风水方面齐名的一位地产经理。“如果本身项目的风水条件很好,就应该去放大这种效用。”陈海旭说,“现在做的珊瑚湾,最好的地方在于‘前朱雀’,就是前面有水,财气兴旺。我们做规划的时候就考虑了这块,在项目前面做了一块50米宽的绿化带。项目名叫珊瑚湾,湾包含环抱的概念,坐北朝南,明堂宽敞,给人聚集财富的感觉。”

最近,沈阳市中心改造,一个开发商希望在一个塔之后修建庙宇,在庙宇后面修建放骨灰的灵堂出售。“你可以说这是从风水的角度来包装项目,也可以说这是向香港的宝福山灵堂学习。”戴德梁行地产顾问公司助理董事林添荣向记者评价。

一位客户遍及全国的地产顾问这样描述不同地区对风水的笃信程度的不同:“在广州,超过90%的地产商都相信风水,上海弱一些,北京更弱一些,不到30%,而且大多也是广州的地产商带来的风气。”

本文上述的广州房地产商对此有另外一重理解。“相比之下,广州对风水的认知是在细节层面的,有很多是很奇怪的讲究,难登大雅之堂,甚至有庸俗或者迷信的嫌疑。北京对风水的理解更加宏观,很多广东的开发商很愿意到北京来听一些有关易经、风水的讲座,提高自己在这方面的理论修养。”风水顾问,一个项目就“三看”,年薪多则几百万;换了又换,朱孟依“御用大师”曾侍从李嘉诚“奥迪A6车门打开,我吓了一跳。”一位曾经在珠江地产工作的经理这样描述第一次见到公司“风水大师”时的情景,“应该说是一个很有‘异相’的人:身高不过1米左右,鹤发童颜,眼睛很大滴溜乱转。我一直很怀疑,他怎么能抱得动那么大的罗盘。”合生创展和珠江地产的老板朱孟依,随着事业的发展,身边御用的“风水大师”换了好几批,上面说的是他最后一位风水顾问,据称曾经在香港为李嘉诚等巨富做过风水咨询。这位大师看风水很简单:前期看一下土地的情况,项目落成之后看一下售楼处,最多加上项目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的办公室。

上述珠江地产经理向记者介绍了这位大师对珠江地产北京一个项目售楼处的改动。珠江国际城售楼处的门口有个水池,上面有个桥。“大师看过之后,给的意见是:如果有条件就把桥拆了,如果不拆桥,就把原来正开的门做成斜开。”其后,珠江国际城售楼处把桥做宽,又调整了门的方向。“珠江在北京几乎所有项目的售楼处,都没有正开的门。”其后,大师又对珠江国际总经理和财务总监的办公室提了修改意见,总经理的书桌不能靠窗,要增加植物,又调整了书架和沙发的方向。至于财务总监的办公室,则没有改动的余地,只能换一个房间。“项目卖得很好。”该经理说。

像朱孟依和前文所述广州房地产商一样专门雇有风水顾问的广州开发商不在少数。记者了解,在广东,一位风水顾问的年薪会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如果单独看一个项目,收费从几万到几十万不等。事实上,圈内口碑很好的大师与地产商的关系往往比较密切,“提点建议”未见得要立马收费,见到效果之后开发商并不会忘记风水先生的作用。

“因为和香港地理位置比较接近,广州很多做生意的行为方式也和香港有相似之处。如香港地产商都会有自己专用的‘风水大师’负责整个公司包括整个家族的风水和命理。”戴德梁行助理董事林添荣来自香港,他这样告诉记者,“如果是做零散生意的‘风水工作室’,则制度明晰,按时间收费明码标价。平时通过出书、讲座的方式推广自己。”越富越信,北京陈海旭六处物业不离堪舆;再度兴起,物质背后的“心理寄托”有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放下最初的戒心之后(很难理解这种拒谈风水的防备所为何来),一旦进入风水的话语体系,无论是开发商或者是相关的地产顾问,都会迅速进入状态,假定对方是一个将风水等同于封建迷信的人,对后者进行启蒙开化,希望在10分钟之内让后者了解风水与科学的关系。

“风水的流传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了。有人说是迷信,有人说有科学的成分。事实是,不管是不是迷信,确实有一定的效果。”在北京长大的陈海旭有一个酷似某伟人的额头,头发直背到脑后,左手无名指和中指分别戴一个钻石和宝石戒指,相当抢眼。他告诉记者,他在北京的六处物业从选址到装饰装修,都对风水有严格的要求,朋友买房子都找他咨询风水,他也一直乐此不疲。

“首先看房屋周边的大环境是否达到风水的境界,要坐北朝南,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意思就是后面靠山,地势要高一些;前面地势要低一些,要有比较大的场地;左边要比右边高一些。”这些风水的讲究有没有科学道理呢?陈海旭自问自答,当然有。“南边要敞亮,光线自然充足,采光就好。北面容易有风,地势高就挡风,人居住自然舒适。风水和建筑的科学是相辅相成的。”

“进入房屋本身的格局,风水讲究卫生间不能在屋子的中间,也有它的道理。卫生间是藏污纳垢之处,如果在屋子中间,会影响整个屋子的气流。现在流行的明厨明卫,正暗合风水的这一原则。”

绝大多数地产从业人员相信风水中有科学的理念。“现代酒店的设计中,很少有镜子直接对着床的。并不是仅仅因为这是风水的大忌,从心理学角度来看,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睡得迷迷糊糊的,很容易被镜子中的映像吓到。”华高莱斯地产顾问公司投资分析部韩晓强经理这样分析。

鉴于涉嫌封建迷信,陈海旭并不会在项目宣传中刻意突出风水的概念。事实上,很多开发商更愿意从科学、建筑学、人体工程学的角度去解释自己项目中的一些细节安排。广州宏宇集团副总经理黄全敏这样对记者介绍公司在北京的星河湾项目,“很多准业主是带着风水先生来的,对我们的项目评价很高,认为我们在前期就考虑了很多风水的因素。其实我们没有,我们所有的考虑都是从现代科学的角度去考虑,样板间桌子的高度、售楼处前台的长度,都是为了符合人体工程学。如果说这些也恰恰符合风水的要求,只能说,很多风水的要求本身就是科学的。”

在广州有一个著名的段子:东风宾馆在对面的中国大酒店兴建之后生意日渐衰落,请风水大师看过之后,认为中国大酒店的大门“冲”了东风宾馆。接受风水大师的意见,东风宾馆在门口修建了一个牌坊,生意又重新好起来了。这种故事的不同版本在中国各地上演(事实上,有华人的地方都有这种故事,无论东南亚、日韩甚至美欧)。“你说真起什么作用了吗?谁也不能有什么确切的证据,更多的是一种心理安慰吧。”上文所述的广州房地产商淡淡地说,“有时候,有些楼盘卖得不好,请风水大师改动一下,也不过是个宣传促销。”

似信不信,部分相信部分不信,有时相信有时不信。可能这才是风水在地产商中的真正地位。风水作为一种文化传承,有一定的生命力。但是要做个人选择时。有风水大师告诉广州开发商,广州今后20年都是“向北看水有利”。“广州夏天要开南面的窗户,就应该向南看水,视觉、风向都顺畅。” 所以他还是选择了河北边的房子,向南看水。那位曾经在珠江地产担任项目总经理的高管并非对公司派来的所有风水大师言听计从,自行拆除了风水顾问留下“阻挡晦气”的屏风,把洽谈室挪到了阳光最好的地方,“后来项目也卖得很好。”

“新文化运动”之后,我们与传统文化有渐行渐远的趋势。不过,经济超速发展往往伴生着思想的波动。随着这一轮经济发展和各种不平衡的加剧,对于文化的反思不断升级,传统文化的复兴在某种意义上又有了可能。“如果把风水从广义的概念上来了解,当作是一种经验,一个国家的文化、习俗、习惯的综合规律,就能够理解为什么这些年风水的概念能够再度兴起。”华高莱斯副总经理公衍奎说,“为什么越富的人越信风水,因为他在满足了物质需要之后,还需要心理上的寄托和安全感。”

萧伯纳小故事

旗袍人

坚持的名言

济宁美食